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霞浦师训

xiapushixun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张爱军:听评课如何从经验走向专业?——与陈大伟教授基于研究方法视角的对话  

2017-03-07 19:55:26|  分类: 教研资料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张爱军:听评课如何从经验走向专业?

——与陈大伟教授基于研究方法视角的对话

原创 2016-09-25 张爱军 中小学教科研  微信号 zxxjky

 

听评课如何从经验走向专业? 

——与陈大伟教授基于研究方法视角的对话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张爱军(南京汉开书院)

 

    浏览“朋友圈”,发现陈大伟教授的文章《为什么我不太主张记录数据》。“一、一线老师观察课堂的目的不是收集数据诊断,而是定位于学习和借鉴;二、我质疑这种观察记录的数据的可靠性;三、议课基于事实和现象的证据”。这些话,都是感觉很符合现实的。但是,仔细想想,这样的观点,恐怕也会让老师产生一定的误解或者迷惑:“怎么才算是专业的听评课?”想必许多人知道崔允漷教授和浙江余杭高中的课堂观察实践,量表是重要的研究工具,搜集数据也是重要的研究行为;现在陈教授不主张用量表去搜集数据,到底我该听谁的呢?

    陈教授说,“一线老师他们观察课应该首先是帮自己的,他们要整理认识、理解课堂的事实和现象,要学会怎样上这节课的。当我们把他们定位于课堂现象的记录者,让他们去分工记录,他们就没有了思考和理解的时间,他们就没有时间自我发展了。……如果用一个预定的理想的标准去观察课,理想总是高于现实,这样观察的结果大多是现实的不合理、不完满,这就有了对上课教师的批评和指导。这种‘证据确凿’的诊断批评对授课教师的伤害更大,更让他们哑口无言。这使愿意主动上公开课的老师越来越少”。陈教授还以一节“重演”(教师上的是学习过的内容)的公开课为例,说明数据的虚假;同时,“我还是赞成议课要基于证据的。这里的证据是什么呢?不是脱离具体情境的数据,而是有背景、有师生活动的故事和现象。”陈教授特别强调:“基于现象和事实的观课议课,不是诊断而是理解。”

    关注陈教授及其研究多年,许多做法很认同。但读完之后,我想,这里面是不是有误读呢?

    第一、老师观课的定位是学习借鉴吗?校本教研要想达到提升教师水平、提升教学质量的目的,就要研究;要想有研究的成分,就必须发现问题、分析问题、改进问题。没有问题,就很难说研究。定位于学习和借鉴,就可能给了观课者一个暗示:不说问题,只看所谓的“优点”。暂且不说“抱着学习的目的”去观课的老师看到的是不是“优点”,至少,这就把观课定位于“观摩会”、“经验交流会”。这恐怕很难让校本教研走上专业化的道路。学习和借鉴非常必要,但校本教研要想有研究的水准,不能止于此。任何研究都是从问题开始的。陈教授也说,“经验加反思就是成长”。那么,反思什么?主要是问题。不谈问题,何以反思?要发现问题,恐怕不能把观课定位于学习和借鉴。

    第二、所谓的“伤害”,源于搜集数据吗?根本上,这是教研文化和教研专业性的双重问题。当然要尊重中国人的“面子文化”,但不宜过度讲面子。如果说基于证据的问题伤害了老师,这一方面是“评课”带来的利害关系担忧,一方面是上课老师本身的面子心理。归根到底,恐怕还是“评”得不专业。这里的“专业”,一方面必须讲究分析问题的伦理问题,充分尊重事实、尊重老师;一方面必须基于观察到的现象和数据进行专业的点评。做到这两点,一般不会造成伤害。实际上,之所以得出“‘证据确凿’的诊断批评对授课教师的伤害更大”的结论,恐怕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:“评课者”指出了证据、问题,却不能给出专业的分析,更不能给予专业的、实操性的改进建议,这就麻烦大了,这就是评课者不专业的表现了。有一次,我们在指出一位老师的问题后,由于上课老师马上又要上课,研讨中止。我非常认真地对参加研讨的干部说,“赶紧找机会继续研讨,我们指出问题就是用手术刀划开了口子,不给出具体可行的建议,就是没给缝上刀口。这是不对的”。后面,我们和老师做交流,给予实操性改进建议,老师也没有什么情绪问题。如果把伤害归罪于数据,那就有点类似于“杀人不怪杀人者,而怪那把刀”的逻辑。抛开数据,谈“有背景、有师生活动的故事和现象”就没有伤害吗?故事和现象也可能是有问题的啊,就不怕“伤害”吗?如此下去,就是“没有谈论就没有伤害”的套路了,显然不合陈教授本意。

    第三、教师研究的方法是不是不能量化?质性研究和量化研究不矛盾,质量结合的方法论思想是适合教师的。这是大量研究和实践已经证明了的。例如,课堂观察的大量实证研究证明,教师基于工具量表去观课,是可行的。这不排除有些老师无法驾驭、个别数据虚假、数据分析不专业的现象和问题,但这都不是数据和搜集数据的错,不是研究方法的错。陈教授说,“许多老师说,运用这种分工观察和记录的方式,他们找不到观察课的感觉了”。为什么?根据我的观察,是这些老师量表设计本身可能就有问题,或者搜集到数据后无法进行比较专业的分析。所谓“找不到感觉”,其实就是发现不了问题。“观”、“察”都是需要专业功底的。例如,如果教师对提问没有深入研究,怎么设计出好的量表去观察、研究别人的课堂提问呢?即使有了数据,怎么会进行专业的分析呢?最后只能“萝卜煮萝卜,还是萝卜”。我曾经看过一些观察小组的研究过程,设计量表、搜集数据、分析数据、给出建议,还是很专业的。课堂上他们是忙于记录数据,但是,这是研究的基础性环节,是必要的;课后,他们的分析比较客观、专业,因为他们研究了。所以,研究方法本身没好坏。

     想到这里,就利用朋友圈的“评论”功能和陈老师做了一番对话,进一步做探讨。

 

    我:赞同。但这是经过了搜集现象的阶段,超越之后可以这样试试。如果从来没有搜集数据、发现问题,老师不会有研究的意识;只定位于学习借鉴的观课,发现不了问题,就不是研究性的活动。教研,必须基于问题。与您商榷。

 

    陈大伟:谢谢参与!问题在哪里?就在有讨论价值的现象中。讨论现象就是研究。

   

    我: 教师教研的最大问题是什么?经验主义。最缺的是什么?量化研究的意识和方法。质量结合的方法比较好。没有数据的现象往往经验化。

 

    陈大伟:问题是很多数据本身不真不实。我以为,谈经验不等于经验主义,把经历转化为经验意味研究,对经验的研究和改造意味着反思,经验加反思就等于成长。

 

    我:(许多)教师做教研,之所以一直不能有质的提升,大多源自方法。经验需要上升为科学、智慧,反思需要工具,工具之一就是量表。当然会有假数据,但不可因此否定数据的搜集。总之,不宜否定记录数据,传统教研的最大弊端就是科学性不够、凭经验说话,这恰恰需要现代理念、技术(方法加工具)。

 

    陈大伟:你恐怕也要同意:没有数据不等于一定就不科学哈;有数据未必就一定科学。我不否定数据,我不主张教师在观课议课时把精力用在收集和记录数据

 

    我:这种常识我还是知道和同意的。我主张质量结合。精力用在数据肯定不对,数据是为了研究。现实中确实有老师忙于记录,当然这是研究的一环而已,不必反对,有个过程。要反对的是仅仅为了数据去搜集。老师们大多有了数据不会分析,是理论基础和分析问题的能力问题,不在于是否搜集数据。我觉得,还是要鼓励老师基于数据、现象说话,泛泛而谈的现象太多了。您推广观课,影响较大,我担心部分老师误解。

    感谢讨论。这也让我有了更深入的思考。校本教研值得一再研究。

 

    陈大伟:呵呵,谢谢。刚刚做了一个观课议课的讲座。

 

    对话暂告一个段落。让校本教研走向专业,是共识;分歧所在,是如何让校本教研走向专业,即方法问题。讨论难免偏执一词,辩论中逐步明晰道理。专业的校本教研(不管叫“观课议课”还是“课堂观察”或者别的),当然离不开教师的经验,但必须超越经验才能走向专业。走向专业的重要标志,是它有自己的专业知识、专业技能、专业伦理——使用专业的研究方法、技术,专业地分析问题、改进问题,就是其中一个重要标志。目前的听评课也好,观课也好,经验化的东西太多了。如果经验主宰了听评课,就容易滑入经验主义的泥淖;摆脱经验主义束缚、超越经验走向专业的唯一路径,就是用专业的知识、技能去改造自己,也就是许多人说的“反思”。反思,不是零打碎敲、细枝末节的几句“教后思”,而是思考“另外一种可能”。而且,任何真正“落地”的反思都需要具体的路径、方法和工具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编辑:张姝慧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